新媒体时代人们阅读方式发生改变传统报刊经营难以维持生计 时代

作者:admin发布时间: 2019-09-09浏览次数:

  开奖结果,时至今日,街头巷尾的绿色邮政报刊亭(以下简称邮亭)已成为了城市文化里的一道风景。它本是城市建设中的文化设施,随着信息时代飞速发展,邮亭这项功能逐渐弱化,更多的是买卖饮料、香烟、公交卡充值、水电气缴费等。黑白文字的芳华随着时代没落成为一种必然,人们在感慨中接受它的改变,只是在记忆中保留着邮亭最初的模样。

  我市从1996年开始在街头投放邮亭(原名盐都书报亭),至今仍在服务着大众,陪伴过太多人的青春。2011年9月至11月,邮亭进行了全新更换,商家走上了多种经营的道路,除了传统的报纸、杂志售卖,还会兼售充值卡、食品,到后来提供水电气缴费、公交卡充值等便民业务。邮亭从最初单一的报刊亭,变成了兼容版,它既是报刊文化亭也是信息亭、便民亭。

  上世纪90年代我市投放的81个邮亭,经历了纸媒的辉煌岁月,到现在正常使用的还有61个。这个数字虽有减少,却不像其他大城市的邮亭遭遇滑铁卢或是彻底消失。那么,自贡的邮亭在时代变革中将何去何从呢?

  连日来,记者走访高新区丹桂街和自流井区五星街沿线,发现想要寻找一座邮亭其实并不困难,在人流较多的路口,对街相向都有绿色装饰的邮亭存在。其中,从丹桂街新四医院至人人乐,大约一公里的距离,设置了8个邮亭。每家邮亭内依然可以见到报刊书籍的“身影”,只是几乎全部“退居二线点的丹桂街上,邮亭亭主詹女士一边播放着电视剧,一边打点着当天的报刊。刊物成了“背景墙”,报纸放在邮亭里侧,而邮亭向外的位置是各类香烟和冰柜。看着墙上发黄的刊物,詹女士回忆说:“我从2008年开始经营邮亭,那时候光是书刊就有8000元的收入,现在是一年比一年差,每天只有《自贡晚报》《华西都市报》还有人来买,卖不出的报纸就当废纸卖了,现在与以前不同了。”詹女士告诉记者,她现在主要靠卖食品、饮料来弥补报刊下滑带来的收入减少。

  记者发现,在位于英祥大厦附近的邮亭中,报刊书籍较多一些,但亭主称其主要收入来自于代办服务和售卖饮料香烟。这样的经营,也让邮亭的存在承受着很大的争议。“有人说我们不务正业,明明是卖报纸,却要卖水卖烟,我也想过干脆就像蓝色亭一样,只卖东西。”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亭主称,蓝色亭(政通信息亭)如同绿色邮亭的“兄弟”,但它就是单纯的销售饮品、食品等。该亭主看着不远处的政通信息亭前,排起了缴费的队伍,不时还有购买饮料的路人,自嘲道:“有的人分不清邮亭跟蓝色的亭子,混淆了,其实多看一下,多问一下,我们还是在做报刊生意。”

  这样的混淆不光在丹桂街。在五星街千盛购物中心至煤炭坝,街道一侧同时存在着5个邮亭和政通亭,其中一个邮亭和政通亭的距离大约20米,一个邮亭已经变身为奶茶店,才投入使用不久。附近的邮亭亭主称,他们几家挨得太近,生意不好做,即便是一边卖奶茶还是一边要担负着报刊报纸的销售任务,跟政通亭的性质不一样。

  72岁的退休教师林煜成曾是邮亭的常客,上世纪90年代到二十世纪初,他去邮亭买报纸,总能碰见几个熟人,大家看报聊天,退休后的时间也就在报刊中得以充实起来。“家里小孩喜欢看故事会以及军事类的刊物,我都在小区外的邮亭给他们买。”林煜成回忆道,作为《读者》《文摘报》《参考消息》等刊物的铁粉,从买报到长期订阅,阅读的习惯一直都有,但阅读方式已经发生转变。感慨中,林煜成也不得不承认,如果不是隔三差五地水电气缴费,他的生活将与邮亭再无交集。

  李芳兰表示,她并不介意邮亭销售饮料、小玩具等维持生存,这样每逢假期,外地的孙女若是回到自贡,她也能在邮亭为她买到一些少儿读物和小玩具。老人觉得,除了老年人,邮亭也可以吸引儿童购买图书。

  张秀英认为,邮亭作为报刊亭,作为党报党刊的宣传阵地,其重视舆论宣传的主旨是不变的。同时,作为城市文化建设的一部分,它是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传播正能量主旋律的主要渠道。邮亭会依然坚守,并以最接地气的方式作为党的舆论宣传阵地,贴近市民,服务市民。

  对于市民反映的邮亭报纸刊物减少的问题,张秀英表示,公司已经陆续在各邮亭点,推介线上报刊微信订阅服务。如果市民有需求,依然可以在线上或是邮亭订阅到喜欢的书籍。同时,今年公司将在部分邮亭设置借阅书籍服务。“当然这个借阅跟图书馆不一样,不能借回家,喜欢的话可以现场阅读,虽然不能借走,但也能吸引一部分阅读爱好者。”张秀英说道。

  Copyright © 2006-2016 自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自贡日报社 自贡市全媒体资讯中心 主办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类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地址:四川省自贡市汇川路自贡报业大楼6F(军分区对面) 电线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