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图案卷集txt最新至452了不是吗?

作者:admin发布时间: 2019-09-07浏览次数:

  775577现场开码!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傍晚时分,天气阴沉。 皇宫西苑芙蓉园内,展昭和白玉堂并排站 着,抱着胳膊仰着脸看眼前的四海殿。 几天没见,四海殿依然是那么的死气沉沉。 展昭打量了一下那座小楼,转过脸看白玉 堂。 白玉堂也转过脸看他。 “咱俩想法估计差不多?”展昭问。 白玉堂点了点头。 随后,两人没有进门,而是纵身一跃,上了四 海楼的屋顶。 四海楼还是比较高的,当然了,这点对于轻 功极好的展昭白玉堂来说不算什么。 二人平稳落到屋顶之后,沿着屋檐的四边走 了一圈,果然,都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那 里的瓦片,有明显的被掀开过的迹象 。 两人交换了一个“果然如此”的眼神,一起 伸手掀开了瓦片。 瓦片下面,不出所料地有一个窟窿,大小 正好够一个人进出。 鲛鲛先下去,很快抬头对展昭和白玉堂点 了点头。 两人随后下去,就发现顶楼有祭台,放了 很多坛子,白色瓷坛,看着应该是装骨灰 的。不过骨灰坛前边没有牌位,只有不同 的雕像,大概有象征之意在里边,展昭和 白玉堂四外张望之后,目光都停留在了其 中一个白色的坛子上。 展昭走过去,盯着那坛子看——就见坛子 上有黑色的痕迹,看着像是干涸的血迹。 白玉堂微微皱眉——骨灰坛怎么会有血 迹? 鲛鲛伸手打开盖子,朝里看了一眼。 在他打开盖子的同时,展昭和白玉堂下意 识地一把捂住口鼻,两人第一反应——开 窗户! 等推开窗户,就见鲛鲛已经伸手进骨灰坛 子里拿东西,白玉堂都来不及阻止他。 鲛鲛已经捧着一颗腐烂了一半的人头,站 在那里…… 展昭和白玉堂一起望向鲛鲛手中的人头 ——那是一颗老人的人头,头上一个简单 的发髻,皮肤灰白皱褶很多,脸烂的挺厉 害的,血肉模糊外加还有虫子。 白玉堂指着鲛鲛,“放回去!别碰不干不 净的东西!” 鲛鲛眨眨眼,将人头放回了坛子里。 “去洗手。”白玉堂一指窗外。 鲛鲛从窗户出去,到了芙蓉园外的小河 旁,蹲着洗手。边洗还边仰脸看白玉堂, 样子颇乖巧。 展昭拍了白玉堂的肩膀,“放松放松,鲛 鲛不是实体不要紧的,你看他洗了半天河 里都没血。” 白玉堂叹了口气,对他招招手,鲛鲛一 闪,已经回到了他俩身边,边伸手给白玉 堂检查。白玉堂见他蓝色的手上干干净 净,才点点头。 展昭走到墙边扯下一条绣着经文的长长布 条来,铺在了地上,示意鲛鲛——每一个 坛子都打开! 鲛鲛一个个查看坛子,将里边的东西都倒 在了那块布条上,总共是四颗头颅,没其 他的身体残肢。 展昭和白玉堂目瞪口呆——四海殿里竟然 藏着四颗来历不明的人头。 此时,两人下意识地望向窗外,就见两边 窗户外的屋顶上,蹲满了影卫,大概是臭 味把他们给引来了。 影卫们这会儿各个脸色煞白,他们根本看 不到鲛人,因此只看到骨灰坛子飞到半空 中,然后血淋淋的人头飘了出来。 这时候,一个人落在了窗台上,探头往里 看,来的是戈青。 刚才影卫已经上报说展昭和白玉堂在四海 殿的顶楼发现了尸体,南宫目前一步都不 敢离开赵祯身边,因此让戈青来看看。 展昭对戈青招了招手。 戈青跳了进来,皱眉看着地上的人头。 总共三男一女,三个男人一个年纪很大的 感觉,另外两个则是挺年轻的,女人不算 年轻,大概三十来岁,虽然有些腐烂,但 是从保留下来的部分看,长得还挺不错 的。 戈青仔细看了看,摇头,“都不是宫里的 人。” 展昭和白玉堂都松了口气,宫中最近并没 有什么人失踪,所以如果这些尸体都是宫 里人的,那么就意味着有人杀了他们假扮 成他们混进宫里。 不过么…… 展昭摸着下巴,“为什么要把人头放在四 海殿里?” “这些骨灰坛子里,原本装的是骨灰 么?”白玉堂问戈青。 戈青摇头一脸困惑——他毕竟还小,对宫 中之事了解得也少,再者说,这四海殿别 说戈青,大概赵祯都闹不明白里边装的什 么。 “不过么……”戈青歪着头,看着那个老 头,“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他。

  展昭和白玉堂一愣,“你说他不是宫里 的。” 戈青连忙点头,“对的,肯定不是宫里 的,宫里人的长相我们都仔细记住的,这 个人应该是我在宫外见过,什么地方见过 呢?” “你也不是经常能出宫的吧?”展昭问。 戈青点头,“最近好忙,很久没出去了, 而且要春试了,淳华王琪他们也没空了, 最近连公主都在准备考试的事情……” 展昭倒是清楚,戈青人很呆,公主赵兰出 了名的会闯祸难伺候,侍卫们都不肯陪 她,每次出门都要猜拳定胜负,戈青老是 输,于是一直给这群会闯祸的书呆子做保 镖,一来二去成了好友。 “公主……”戈青说到赵兰忽然伸手拍了拍 头,“啊!我想起来了!这四个人我都见 过!” 展昭和白玉堂都看着他,“是谁?” 戈青道,“前阵子王琪过生辰,公主就问 他想去哪儿玩。王琪就说想去月楼看戏, 平时宰相管得严,都不准他去,生辰那天 准他去了,于是我们几个一起去的!” 说着,戈青指着那个老头,“这老头是月 楼班主!那个女的就是名角林姬儿,那两 个男的也都是唱戏的。” 戈青说完,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这月楼果然有问题么? “月楼每天都是爆满的状态。”展昭皱 眉,“这些人看着死得不久但也显然不是

  “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假扮了吧?”白玉堂 问。 “为什么头要藏在四海殿内?”展昭想不 通。 戈青叫来一个影卫出去调查一下,没一会 儿,侍卫回来了,说最近月楼一切照常, 戏码照演,所有角儿都在,场场爆满没任 何异样。 “班主也在?”戈青问。 那侍卫点头,显然已经调查清楚,“月楼 班主叫陈月海,六十八岁,他虽然不亲自 演戏了,但是每天都在月楼里张罗生意结 交朋友,很多人都认识他。” 展昭摸下巴,“那为什么我没见过?我只 知道四海殿的大掌柜叫徐班,每次都是跟 他打交道,我还以为他就是班主呢。

  “正常,陈月海不跟官场的人打交道的。 ”戈青道,“月楼的票很难弄到,公主是拜 托国舅爷弄的票。送票来得时候国舅嘱咐 我了,去月楼看戏千万不能说自己是宫里 的或者做官的,说了会被请去楼上的雅 间,到时候看着就没意思了,貌似是月楼 的规矩,表面上看着是照顾官家,可实际 上是不让你看得舒服,叫你下次别来了。 ” 展昭皱眉,“这么奇怪?” 戈青点头,“小侯爷说,陈月海最讨厌跟 官家打交道,所有官员一概不见。

  展昭愣了愣,随后问,“国舅爷和小侯 爷……莫非指的是庞煜?” 戈青让展昭逗乐了,点头,“自然啊。

  展昭和白玉堂相视一笑,展昭对戈青 道,“最短的时间内把庞煜抓来……” 话没说完,戈青就飞出去了,果然没多 久,两人听到了庞煜的惊叫声…… “哇啊啊!” 再看,窗外,戈青扛着庞煜上来了。 庞煜双脚着地之后直拍胸口,“这是干 嘛……娘呀!” 小侯爷刚抬头,一眼看到了眼前的人头, 惊叫一声蹦起来就往戈青身后钻,“大吉 大利啊!” 展昭和白玉堂无奈对惊吓过度的庞煜招了 招手,示意——莫怕!出来出来。 一看到展昭和白玉堂,庞煜就望天,自从 跟开封府的人混上之后,总也是些无妄之 灾。 伸手挡住眼睛凑到展昭和白玉堂身边,庞 煜问,“你俩怎么比我还倒霉?走哪儿都 死人还一个比一个死得惨烈。

  展昭将他挡着眼睛的手推开,指着那几颗 人头问,“那是月楼班主和几个角儿么?” 庞煜一愣,歪头,“月楼……” 随后,小侯爷忍着恶心仗着胆子看了一 眼……就愣住了。 “诶?”庞煜走近了几步盯着仔细看了起 来,随后搔头,“真的啊……这不陈月海 么?哎呀造孽!林姬儿个大美人怎么这下 场?” “你确定是?”展昭和白玉堂问。 “肯定没错!”小侯爷一脸费解,搔着 头,“没理由啊,我前天晚上还去听戏了 呢……林姬儿好好的啊,精神着呢。

  白玉堂忽然问,“你一直都能弄到票么?” 庞煜点头,一拍胸脯,“月楼的票可难抢 了,不过么小爷自然有办法了,话说回 来,整个开封能比我更容易弄到票的就只

  展昭和白玉堂一愣,“小四子比你还能弄 到票?” “那可不!”庞煜一脸无语地看着两人,“你 俩不知道么?开封府无论是戏园、饭堂、 琴阁、酒楼,就算人满了,只要报上小四 子的名字,都会给你加出座来。

  展昭挑眉,“这么大面子?” “那可不!”庞煜无奈,指指自己,“而且我 是拿钱买或者托朋友,小四子都不用,就 笑眯眯叫声’姐姐’,连常湘莲都让他进门 听琴吃点心,还亲自下厨做馄饨给他吃。 ” 展昭和白玉堂都忍不住感慨——常湘莲是 大宋第一琴姬,抚得一手好琴,一般客人 抬着千金万金去也只能隔着门板甚至隔着 几层楼在外边听。此女子甚是清高,看不 顺眼皇帝都不见。常湘莲惜手如命,竟然 亲手包馄饨给小四子吃,这待遇……不过 转念又想想,连庞妃都会下厨做点心给小 四子吃,人家可是皇妃。 展昭斜眼看了看白玉堂,坏笑,“你这风 流天下跟小四子比起来弱爆了。

  白玉堂也是哭笑不得,的确是赢不了…… “小四子都是怎么买票的?”展昭问。 “很简单啊,想去了提前一个时辰派个人 去说一声,到时候来几个人就可以了。 ”庞煜道。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今天小四子 和小良子会带着天尊、殷候、

  伊一起去看戏…… “该不会……”展昭看白玉堂。 白玉堂也皱眉,“我师父喜欢看戏也不是 秘密……只要他回来开封,总有一天会去 看。” “小四子好像很想今天去的样子,今天有 什么特别么?”展昭问。 “每个月的今天上新戏,会有新的节目。 ”庞煜道,“通常这几天只要小四子在开封 都会去的,戏班子的人都知道。

  说着,庞煜自己都感觉出不对来了,“是 不是有人摸着规律了打小四子的主意 啊?!” “应该不要紧吧?”戈青问,“天尊和殷候一 起去的,谁能动小四子?” 展昭和白玉堂默默地对视了一眼——的 确,天尊和殷候都在,没人能动到小四 子,可如果目标不是小四子,而是天尊或 者殷候呢? 白玉堂有些待不下去了,展昭也很担心。 这时,赵普和公孙来了。 两人刚才在春堂楼看书,就看到这边有些 乱,赵普抓住个影卫问了一下,听说四海 楼发现人头,就带着公孙过来了。 公孙检查了一下尸体,皱着眉头对展昭和 白玉堂道,“死了至少半个月!” 庞煜蹦了起来,“月楼里那几个难道都是 假冒的不成?想干嘛啊?” “咦?”公孙忽然皱着眉头,捧起一颗人 头。 赵普嘴角直抽,“那什么……要不要那双筷 子?” 公孙斜了他一眼,“别闹。” “不是,不要直接捧,隔着油纸也怪恶心 的……”赵普还想说,公孙已经将人头捧起

  赵普尸体没少见,不过还是觉得挺恶心, 捏着鼻子问,“看什么?” “头发上有泥!”公孙认真道。 赵普眨了眨眼——显然是没抓住重点。 “这尸体是先埋在什么地方,或者仍在哪 里,然后再看下来藏进骨灰坛子的。

  孙道,“这骨灰坛十分密封,如果头砍下 来就直接放进去盖子封死,不会长虫子也 不会这种烂法,总之不是一开始就放在罐 子里的,头颅也是死后很长一段时间再砍

  白玉堂就皱眉,“冻的?” “如果要毁尸灭迹,直接冻成冰渣不是更 好,又不是做不到。”赵普不解,“干嘛特 地将人头藏来四海殿的楼顶?” “而且大可以将整张脸都烂掉或者干脆毁 容,我们就不容易查到这人的身份了。 ”展昭自言自语,“现在感觉更像是有人故 意要告诉我们线索在月楼一样。

  “或者……”赵普看了看众人,“是想引我们 去月楼?” 公孙担心,“小四子今天去看戏,不会有 事吧?” “去看看就知道了。”白玉堂道,“看看究竟

  展昭点头,又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头——可 能是因为死尸面目狰狞?又或者因为四海 殿内太阴森?展昭就觉得,四周笼罩着一 种让人不安的,不祥的感觉。 …… 而此时,太白居的雅间里。 小四子拿着勺子吃着一个四喜丸子,边跟 小良子讨论今晚会演的几出戏。 同桌吃饭的除了天尊、殷候、伊伊、

  儿之外,还有来凑热闹的霖夜火以及被包 夫人撵出来散心放松一下的包延。 包延不怎么爱看月楼的戏,纯粹是因为今 晚据说有高跷喷火的表演,所以出来凑个 热闹,权当看杂技。 “今晚是又很多杂技哦。”小四子嚼着丸子 跟天尊说。 天尊边吃东西,边跟小四子一起看今晚的 节目表。 殷候坐在一旁,拿着个酒杯,不知道是在 发呆还是休息,看着窗外渐渐暗下来的天 色。

  殷候回神,就见包延拿着个酒杯给他满 酒,才发现自己手中的杯子早就空了。 包延给殷候倒完酒,往外看了一眼,就见 此时天空呈现一种玫瑰灰色,而一轮圆月 已经出现在远天,不知道是不是落日余晖 的作用,那一轮圆月是橘红色的,或者接 近棕色…… “哎呀,今晚是邪月啊。”包延自言自语。

  包延搔了搔头,“不是太常见,我记得老 家有个说法,说这种邪月是不祥之月。

  “不祥之月……”殷候若有所思。 “什么不祥?”天尊凑过来问,众人就听 到“嘭”一声,集体一愣,抬头…… 就见殷候放下杯子的同时,窗户自己关上 了。 众人都疑惑。 殷候夹了一个鸡腿,放到小四子碗里。 小四子仰起脸看殷候。 殷候低头,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众人都好奇地看着,天尊眯眼——老鬼跟 小四子小声说什么呢?用内力护着所以他 听不到。 小四子眨了眨眼听完,仰起脸对着殷候点 头,一拍胸脯,那意思——包在我身上。 殷候突然伸出一根小手指。 天尊“噗”一声,笑着捶桌,指着殷候,“多 大了你!” 不过殷候看小四子的样子颇认真。 小四子点点头,将筷子放下,也伸出一根 小拇指,认认真真跟殷候拉钩追问前面的呢???